普通家庭刘贵元的家风故事:家风在书香中传承

都说家庭是人生的第一课堂,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。

 

我的父母不仅养育我们成长,教给我们做人的道理,更重要的是父亲热爱读书、写作的习惯深深影响了我们,继尔影响了我们的孩子。作家梁晓声说:最好的家风,一定是有读书传统的家风。我们一家三代人就这样,在书籍中穿行,在书香中沉醉。

我的父亲刘贵元,1948年出生在陕州区张村塬一个贫困农家,他干过生产队会计,当过耕读学校老师,扛过水泥、打过铁。23岁时,父亲有机会成为河南农业大学的一名工农兵大学生,毕业后留校任教,到了1981年底,回到家乡工作。从小他就爱看书,为了读《烈火金钢》,跑十几里路到邻村同学家里去借。工作后,他最主要的休闲就是读书看报。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,我们家负担比较重,生活也不宽裕,但父亲买书却很大方。他常说,“在哪儿省,也不能在书上省。”

 

从小,父亲就引导我们读书。在我两岁的时候,就为我订了《娃娃画报》。我们家的书多,是周围小伙伴最羡慕的地方。父亲常常念书给我们听,还鼓励说,“只要好好上学,就可以自己看书了。”能够自己看书,成为我和妹妹学习的最初动力。书籍为我们开启了一扇通往神秘世界的大门,《西游记》让我们惊叹孙悟空的神通广大,《十万个为什么》带我们探寻自然界的种种奥秘,《唐诗三百首》更使我们在阴阳平仄中感受传统中国的韵律。人生最初的阅读体验在我们心底埋下一粒粒种子,善良的品行、乐观的性格、执著的精神就这样,伴着阅读一起生根发芽。到了中学,作业比较多,学习压力大。一些家长不允许孩子读课外书,父亲却是一如既往地支持,只要写完作业,书可以随便读。有一段时间,我迷上了武侠小说。对此,父亲也不反对。他说,“只要是积极的书都可以看。”武侠世界里的刀光剑影、侠肝义胆在一定程度上也给了我坚强、向上的力量。

 

一直以来,书籍都是父亲和我们沟通交流最直接、最有效的方式。三年前,我遭遇了人生重大挫折,那段时间,我感觉自己就像黑夜大海上飘着的一艘小船,无边的黑暗将我团团围住,阴冷、孤独,看不到希望。一场雷雨、一次风暴,甚至是一个小小的颠簸,就能把小船随时掀翻。一天,父亲向我推荐了美国作家李普曼的《不一样的人生》。当我读完这本书时已经是深夜了,周围依然一团漆黑,我却分明感受到有一束明亮的光照进我的心底。那一刻,我突然理解了父亲的良苦用心,他想说给我的话、希望我明白的道理全都通过这本书向我一一道来:人生旅途总会遇到坎坷和挫折,要坦然地接受,并且依然对生活充满热忱。阅读让我平复情绪,梳理过往,也让我遇见更好的自己。生命的小舟,穿越重重迷雾,蔚蓝的海面上,一轮朝阳喷薄而出

 

一段人生因读书而美丽,一个家庭因读书而温馨。我的儿子今年11岁,读书也已经成为他的爱好。他被学校授予“读书小明星”称号,我们家也被评为“书香家庭”。我常常给他买书,有时也带他到书店“蹭书”。他在角落里安静地读书的样子,让我仿佛看到儿时的自己。离开书店时,他告诉我,“妈妈,今天《马小跳》我看到61页,下次来接着看。”望着他满足的笑脸,我的心里暖暖的,虽然我不能为他提供优厚的物质条件,但可以给他读书的乐趣!

 

书中自有黄金屋,书中自有颜如玉。在我看来,书中更有一个五彩斑斓的大世界。每天晚饭后,柔和的灯光下,一家人或坐在书桌旁,或倚在沙发上,手捧书本,陶醉其中,这种阅读的姿势是我们家最熟悉而温暖的记忆。与书为伴,我们永远都不会寂寞。

 

有人说:读书是眼睛,写作是发现。读书好比沙漠行,写作好比留脚印。书读得多了,就萌发了写作的欲望。父亲常说,“多读多写,没有数量哪有质量。”周末,他常常白天外出采风,晚上伏案写作。半夜躺在床上,想起一个好词句,他都要爬起来拿笔记下。辛勤的付出,为他带来了丰厚的回报。作为业余作者,他出版了新闻作品集《大山的奇葩》,《三门峡日报》曾在一天刊发他三篇稿件,创作的通讯《挤进商品市场的庄稼汉》获得河南省好新闻二等奖;他以全国帮教先进田淑敏为原型创作的广播剧《人间真情》,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出;他创作的戏剧《山高路远》《儿女亲事》《组长上任》都被搬上舞台,他本人也加入了河南省戏剧家协会。。

 

父亲对文学的爱好也潜移默化感染着我和妹妹,并且影响了我们的择业。大学毕业后,我进入陕州区广播电台做编辑,妹妹考入武汉晚报社当记者。2009年,我加入河南省作家协会,如今担任陕州区作家协会副主席,作品先后在《中国纪检监察报》《河南青年报》《金色年华》等报刊发表,今年7月入选“河南青年作家30强”。现在,妹妹正在武汉大学攻读写作学博士。早在8年前,她就与同事出版了《百年时尚符号》一书。

 

令人欣慰的是,写作这一喜好也同样被我的儿子传承。他的作文不仅在校报上刊登,《第一次坐飞机》还在三门峡日报发表。

 

父亲对读书和写作的钟爱,为我和妹妹打上了深刻的烙印,继尔又延续给了我们的孩子。这种无言的教育、潜移默化的影响像四月和煦的春风、像随风潜入夜的细雨,柔柔的、密密的,滋润着我们的心灵,直抵灵魂深处。

 

毕淑敏的心理学教程中有一个游戏是“选父母”:“如果父母是可以选择的,你会选择让谁来当自己的父母。”选父亲时,有人选了孙悟空,有人选了大明星,有人选了别人的父亲,我毫不犹豫地选了我的父亲,爱读书的父亲。用毕淑敏的话说,“这是幸运之极的事情。”我和妹妹一直以父亲为荣,我们很庆幸能有这样的父亲,他是我们学习的榜样。 古人云:耕读传家久,诗书济世长。专家说过:两代人的努力,可以造就一个书香门弟。我希望,若干年后,我们的孩子可以骄傲地自我介绍“我出生于书香门弟。”我想,这或许就是读书这一家风给予他们最宝贵的财富。

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