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人家风:巴金的家风

巴金(1904年11月25日—2005年10月17日),原名李尧棠,另有笔名有佩竿、极乐、黑浪、春风等,字芾甘。汉族,四川成都人,祖籍浙江嘉兴。中国作家、翻译家、社会活动家、无党派爱国民主人士。巴金1904年11月生在四川成都一个封建官僚家庭里,五四运动后,巴金深受新潮思想的影响,并在这种思想的影响下开始了他个人的反封建斗争。1923年巴金离家赴上海、南京等地求学,从此开始了他长达半个世纪的文学创作生涯。

今年89岁高龄的李致是四川省文联名誉主席,作为国内文坛德高望重的作家,他还有一个身份是巴金的侄儿。李致无论为人或是为文都有巴金“说真话”的秉性。

李氏家族是川内非常有名的书香之家,其先祖于1818年从浙江嘉兴迁往四川成都,巴金和李致能有文学上的成就也离不开文脉传薪以及家风熏染。

 

十六字辈名

这位满头银发,精神矍铄的老人聊起家风家训的话题时,特意提到了巴金早年写给他的箴言“说话要说真话,做人得做好人”,他说:“这句话影响了我们家三代人。”近日,李致在其芳草街的寓所内接受了华西都市报记者的采访,这位满头银发,精神矍铄的老人聊起家风家训的话题时,特意提到了巴金早年写给他的箴言“说话要说真话,做人得做好人”,他说:“这句话影响了我们家三代人。”

巴金祖籍原在浙江嘉兴

十年前,李致和余秋雨、陈思和、孙郁、吴青等国内著名学者在上海举行了一场关于巴金的系列演讲,引起轰动,后来还出版成一本名为《巴老与一个世纪》的文集。

李致当时的演讲题目是《我心中的巴金》,他说:“一般人只知道巴老是四川人。四川人多是外省移民去的。我们李家的祖籍是浙江嘉兴,清朝嘉庆二十三年(1818年),巴老的高祖父李介庵入川定居。到巴老这辈,是入川的第五代;我这辈是第六代。巴老诞生的时候,李家是一个封建的大家庭,共三大房。我们这一大房以巴老的祖父李镛为首,他有5个儿子。巴老的父亲叫李道河,是长子。巴老的大哥即我的父亲,叫李尧枚。巴老的三哥叫李尧林,即翻译家李林。”

李致拿出《巴老与一个世纪》这本书,找出笔,在一张牛皮纸上写下“道、尧、国、治;家、庆、泽、长;勤、修、德、业;世、守、书、香”十六个字,他笑着说:“这是当年我的曾祖父李鏞叔侄给李家后人商定的辈名,没有任何人给我讲十六个字的辈名含义,但是我经过反复琢磨得出了自己的解释。”

李致认为,“道、尧、国、治”是指要像明君尧帝那样有治国之道,“家、庆、泽、长”是家庭和睦才能源远流长,“勤、修、德、业”是指为人要勤奋和修身,以贤德立业,“世、守、书、香”则是要将家族的书香之气世代坚守下去。

这十六字辈名是李家家风一种巧妙诠释,也暗含了中国古代文人所追求的“修身、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”之情怀,李氏先祖对后辈的殷殷期许以及良苦用心可见一斑!

“宁可人负我,不可我负人”

李致的父亲李尧枚在他一岁零三个月就去世了,因此李致受母亲张和卿(小名兰生)的影响很深,张和卿早年读过私塾,是属于旧社会不多见的受过教育的进步女性。李致回忆道:“母亲经常说一句话,这让我印象特别深。曹操不是有句话叫‘宁可我负人,不可人负我’吗?而我母亲却恰恰反过来说,‘宁可人负我,不可我负人’。”

李致认为,母亲这种无私和奉献的人生哲学来自于他早逝的父亲,“我父亲是家里的长房长孙,他的为人就很无私,早年他想去德国学化学,但为了操持这个家,他不得不放弃了自己的理想,但他特别支持巴金和我三叔出去读书。不光是对家人,父亲对家里的仆人也很好,有人生病给他诊断、抓药,有人去世给他料理后事。”

如果说“宁可人负我,不可我负人”是让童年李致最早知道的“家训”,那在他12岁那年四爸巴金给他的一句题词则影响了其一生。1942年,巴金回到成都,当时他已经完成了《家》《春》《秋》三本轰动一时的巨著,是闻名全国的知名作家,不少成都青年登门请巴老题字,李致也拿了本子请他写。巴金毫没推辞,用毛笔给他写了四句话,即:“读书的时候用功读书,玩耍的时候放心玩耍。说话要说真话,做人得做好人。”

“人各有志,最重要的是做人”

李致说:“我小时候对这四句话理解不深,只是觉得‘玩耍的时候放心玩耍’简直讲到我心坎里去了,因为我外祖母要我‘有空就读书’。随着年龄增长才知道‘讲真话,做好人’才是真正核心。”他还说:“平时我们家有这样一个传统:犯了错误,只要讲真话,可以从轻处罚或免于处罚。用我外孙的话,叫作‘诚实了,说真话就不挨打’,我从来没有打过子女,我也从没说过假话。”李致说。

“巴金最有名的一句话是‘生命的意义在于奉献,不在于索取’。我对巴金的感情,主要就是来自于这句话,他的意义甚至远超我和他的血缘关系。”李致充满深情地讲道,四川曾要给巴金修故居,但他坚决不同意,说是浪费钱;四川省作协要给他设巴金文学奖,他也不愿意,说应该设沙汀文学奖和艾芜文学奖。”

正是因为出了一位巴金,李家有了新的家风和家训。李致和其夫人经常用巴金的箴言来教育子女和孙子辈,由于李致对后辈的严格要求,以及经常对他们以巴金的品行进行言传说教,李致的儿女和孙子辈都很优秀,儿子是光学科学家,女儿是计算机专家,外孙留学美国,毕业后曾供职于微软,目前在国内创业。李致向记者指着客厅一幅悬挂多年的书法,上面写着:“人各有志,最重要的是做人”。

李致说:“1997年我去杭州看望巴老。临别前一天下午交谈,他第一句话就说:‘人各有志,最要紧的是做人’。这句话,我把它当成家训。”

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